穿越寻侠记_第六〇八章 杀戮与慑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〇八章 杀戮与慑服 (第1/2页)

  梵天是谁?

  梵天是婆罗门教的三位祖神之一,且排位最高。

  婆罗门教是古印度最古老的宗教,教中三位祖神分别是梵天、毗湿奴和湿婆。梵天主管创造世界、毗湿奴负责维护世界、湿婆则负责毁灭世界,毁灭之后再由梵天重新创出,以符合万物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宇宙法则。

  婆罗门三位祖神的本领都是极其广大的,与这三位祖神相比,所谓的如来佛祖释迦牟尼根本排不上号,释迦牟尼之所以能够创立反对婆罗门教义的佛教,是因为梵天、毗湿奴和湿婆都已经不在地球上了,不然分分钟捏死他这个离经叛道的异教徒。

  李智云当然知道这些事情,因为他记忆里的吠陀经就是毗湿奴梦授的,而且当初他在地球上空的二维结界里面救出了他的师父毗湿奴,期间也曾经听毗湿奴讲起许多婆罗门教内的事情。

  毫无疑问,在婆罗门三位祖神之中,梵天的地位是最高的,本领自然也是最大。因为婆罗门的主要教义之一就是梵天崇拜。所有教徒均奉梵天为创世神和造物主。

  梵天如此神通广大,其创造的剑阵当然不同凡响,阵法运转之时,其剑光之绵密,比蜘蛛网还要细致,且没有任何死角盲区,但凡敌人身陷剑阵之中,断无幸免之理。

  李智云承认,宇宙中没有没有任何一种步法或身法能够使人从梵天剑阵中全身而退,就连他本人也做不到。

  这就好像在一片下着滂沱大雨的旷野之中,什么样的身法和步法能够让人不被雨水淋湿?而这种激光束交织而成的光网又岂是雨水可比?这是任何气墙、任何铠甲都无可抵御的存在。

  但是李智云却不怕这种剑阵,因为他完全无畏激光束的杀伤,激光束与大夏龙雀不一样,激光束并不具备形神俱灭的能力,而他却是不死之身,只要他的意识不灭,那么无论怎样犀利的物理攻击都无法伤到他的身体。

  瞬间的洞穿可以瞬间修复、瞬间的创口可以瞬间愈合!

  所以此刻众人视野里的“欧阳俊”非但没有做出任何规避动作,反而索性站在剑阵之中不动了,仿佛穿刺在他身上的不是道道剑光,而是一道道水线,看上去他根本不是在敌人的剑阵中挣扎求存,反倒像是在沐浴一样。

  那些激光穿透了他的身体,却没能给他带来任何的伤害,他的脸上甚至没有半点痛苦的表情,不仅没有痛苦,反而露出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

  见此情景,包括欧阳焱在内的、被激光阵逼得退开老远的将军府众人无不惊愕万分,尤其是知道当年女好和索米王子那一战的人就更觉得匪夷所思。

  这可是神剑之光啊!新夏第一高手女好都望之生畏的神剑之光? 为何伤不到欧阳俊呢?

  只要是知道女好当年那一战的新夏人? 都已习惯把索米以及索米的手下持有的光剑称之为神剑,而这些光剑发出来的光束? 则被他们称作神剑之光。

  而“欧阳俊”竟然能够毫发无伤地沐浴在神剑之光里? 竟然一脸的惬意,这叫人如何理解?

  不仅将军府的众人目瞪口呆? 就连索米王子也惊得瞪大了一双牛蛋眼,为何天人的神剑对欧阳俊不起作用?这不可能啊!

  与不知就里的新夏人不同? 索米王子自然清楚他和他手下的“神剑”是怎样获得的? 他们一向把送给他们“神剑”的人奉为天人,他们得到了“神剑”便按照天人的授意企图称霸整个双日大陆,然后再为他们追捧的天人代言。

  在称霸的过程里,在与双日大陆上的其它三个国度的战争之中? 他们依仗的就是“天人”为他们提供的武器? 而“神剑”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是能够保证他们获得胜利的重器。

  然而此时此刻,这种足以吊打双日大陆所有人类的重器居然在“欧阳俊”的身上失效了,这是什么原因?

  这一刻,索米不敢也无暇怀疑天人的神剑有什么问题? 更不认为“欧阳俊”拥有什么可以绝对克制神剑的办法,他简单地认为这是保镖们手中的神剑不够高级的缘故。

  没错? “神剑”也是分成多个级别的。保镖们手中的神剑只是最低级的神剑,而整个印度王国里面唯一的一把重型神剑却是藏在索米王子的腰间。

  索米身上这把剑不论是在射出光束的粗细方面、还是在射程的远近方面? 都是保镖们手中那种神剑的一千倍。

  这里可以打一个比方,如果把索米这把剑比作地球南宋时期那位剑魔独孤求败的玄铁重剑? 那么索米这些保镖们手里的剑就是一根野草。两者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巨大。

  索米觉得纵使“欧阳俊”再怎么邪门? 也扛不住他这柄重型神剑的一击? 当初交给他这柄神剑的天人们曾经说过,只要持剑者功力足够深厚,这柄重型神剑一剑就能将一座巍峨的高山拦腰斩断。

  即便是巍峨的高山都挡不住这柄重剑一击,他“欧阳俊”拿什么来抗?

  想到此处立即吩咐保镖:“你们把阵法撤了吧。让我来。”

  众保镖闻声就想收阵,李智云见状便即冷笑一声,“怎么着?你们打够了就没事了啊?问过我了么?”

  说话间脚下潜运内力,分出九道气劲沿着地皮传输过去,直接攻入九名保镖的体内,在经过一顿剧烈的翻搅,九名保镖就变成了九只血滴——他把九个印度壮汉变成了九只水滴,却刻意保留了这九个尸体中的血液,任由血液将水滴染得血红。

  与此同时,这九名印度保镖手中的“手电筒”同时断电掉落,充斥在场中的光束消散一空,而“手电筒”却像是被九只无形之手控制着一样飞向了“欧阳俊”。

  李智云根本不去接这九只“手电筒”,只稍动意念,就把它们收进了太极图,下一瞬,他控制着悬浮在半空的九只血滴飞向索米身后的一千名印度精兵。

  水滴这种武器何等强大,一只水滴就足以摧毁并气化后世现代地球人全部宇航舰队,更何况此刻面对的是一千名印度兵?更何况李智云是同时发出九只?

  顷刻之间,一千名印度士兵全部消失,连一根头发都没留下来,同时原地蒸发了!

  将军府中众人何曾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