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寻侠记_第六〇六章 另一个时空里的阿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〇六章 另一个时空里的阿三 (第1/2页)

  李智云听取了大管家的汇报,大管家急主子之所急,想主子之所想,主动提出要把迎娶的新娘改为八人,正合李智云心意。

  别看欧阳俊生前曾经危言耸听,说小陶与他们的祖神凤里牺一模一样,但是李智云却不怕这个。

  因为他从欧阳俊的记忆里得知,小陶的确与凤里牺长得一样,不过看过凤里牺真容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死去的欧阳俊,另一个是欧阳俊的师父,女好。

  或许是因为女好身为女子,又是新夏国第一高手,资历最深,威望最高,所以才拥有瞻仰祖神金身的权限,而她的徒弟欧阳俊则是偷看的。

  除了女好和欧阳俊师徒两人之外,就连当今皇帝都没有资格一睹祖神的金身,平时维护神庙的都是瞎子。

  既然如此,又有谁知道小陶长得和凤里牺一样?

  而此刻女好其人远在数千万公里之外的北海,一时半会都赶不回来,李智云当然不怕别人看见,等到女好回来的时候,就算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到时候自己早就离开这座星系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所以他很满意地同意了大管家的提议,并作出指示,明天就娶八个,且以小陶为主,另外七个都是陪衬。

  第二天,自打一早开始,大将军府便即贺客盈门。除了朝中文武官员、当地富绅大户,还有一些长期驻在大方城的异国使者登门道贺,送来了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金银礼品。

  欧阳俊的父亲、护国大将军欧阳焱亲自在门口迎接,虽然他儿子这一生结婚已经不知多少次,但是他这个当爹的每次都会隆重参加,这不是礼貌,而是政治。

  作为新郎官的李智云没有出现在贺客的视线之中? 新夏国的风俗便是如此? 新郎官在这一天拥有至高无上的特权,尽可享受新婚之喜。

  只不过李智云也没闲着? 他带着小陶来到了新娘更衣间? 在这里,小陶将会换上一身全新的吉服。

  这身吉服是由数名新夏国的顶级裁缝连夜赶制出来的? 与另外七位新娘的婚装截然不同,只为了彰显小陶的美丽出众。

  其实李智云带着小陶过来换衣服的真正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更衣? 而是为了给费菲一个机会。

  “只要你愿意? 现在你就可以回家了,去和你的未婚夫杞木团聚,我向你保证,今后绝不会对你们两家报复。”

  在七位新娘七手八脚地帮助小陶换衣服的时候? 李智云把费菲拉到了另一间屋子里? 说出了这句话。

  这是三天前他向费田和杞木做出的承诺,但是这个承诺仍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费菲本人愿意离开欧阳家。

  费菲是一个比较美丽的女子,至少在新夏国的女人里面算得上是秀色可餐,若是搁在地球的华夏? 则属于中上之姿,与服食驻颜丹之前的尤翠翠不相上下。

  虽然她身高只有1米60? 但是身材极其匀称,臀部尤其丰满? 一看就是能生善养那一类的女人。要知道新夏国的女人的身高普遍都在1米40--1米50之间,费菲能够长到如此身高? 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例外了? 这一切都得益于她幼年的奇遇。

  费菲幼年之时曾经遇见过一位奇女子? 蒙其传授,练就了一身出类拔萃的内功,虽然还是比不上欧阳俊这种名门世家子弟的习武资源,但也足够她从新夏国的女子中脱颖而出。

  面对李智云的提议,费菲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一脸困惑地看着“欧阳俊”,一时未作答复。

  李智云当然不会告诉她真的欧阳俊已经死了,自己只是一个冒牌的,道:“你不必怀疑我的诚意,我是认真的,现在你告诉我,你是否愿意离开我,去跟你的未婚夫结婚。”

  他说完这话,再看费菲的表情,却看见费菲的脸色迅即苍白下去,随即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一行贝齿咬住了下唇,而后缓缓摇头,两行泪珠便从眼角垂落双颊。

  李智云不想在这件事上啰嗦,当即搜查费菲的记忆,于是明白了她心中所想。

  费菲不愿意离开“欧阳俊”,不是出于“宁愿坐在宝马里面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心理,而是因为数天前欧阳俊把她抢到大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把她的身体占有了。

  对于华夏女子来说,除了后世现代“思想解放”的时代之外,贞洁始终是她们最为珍视的宝贵财富。

  后世现代的华国女子只珍视车子房子和票子,视贞操一钱不值,但是古代女子则不是这样,她们把贞洁看得比生命还要贵重。

  虽然“从一而终”的说法最早见于华夏周朝周文王所作的《易经》恒卦,但是在周朝以前,洁身自好的华夏女人已经这样要求自己了。

  李智云没想到在这宇宙深处、在这个不知如何出现的新夏国里,女人仍然恪守着她们的美德,却不得不因此敬佩。

  但是这样一来事情就难办了,费菲本人不愿意离开“欧阳俊”,若是自己强行将其遣返,岂不是伤了她的心?而且既然新夏国也有着这样的世俗看法,那么即使费菲回到了杞木的身边,杞木还会待她向从前一样好么?

  要知道在绝大多数女人都自觉维护贞操的时代,男人们对自己妻子的贞洁也是无比看重的,保不齐杞木就会把费菲看成是残花败柳,因而心生厌恶,自己若是强行撮合他们这一对,结果很可能是费菲自卑一生,杞木纠结一世,这样的婚姻能够幸福么?

  想到此处,他就给费菲送了一个台阶:“你的意思,是愿意嫁给我咯?”

  费菲忍不住哭出声来,同时扑进李智云怀中,双臂紧紧抱住李智云的腰,用行动表示了她的心意。

  “那好吧。”李智云唯有叹息,只能放弃了遣返费菲的想法。

  其实不止从费菲的记忆,即便是欧阳俊的记忆里也有他和她事实夫妻的片段,李智云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